癌症基因

王太太一年前因罹患乳癌接受手術治療,在最近的追蹤檢查發現有肝臟轉移。由於當時的腫瘤基因檢查發現有HER2基因的過度表現,因此醫師建議她接受一種以基因工程重組製成,可抑制HER2蛋白的乳癌新藥Herceptin治療。


宋先生則在最近因直腸癌接受手術治療,王醫師在術後的基因檢查報告發現,在宋先生血液基因檢測中有與腫瘤相同的抑癌基因P53基因變異情形。


上述二例均為基因診斷應用於癌症診斷及治療的典型例子。自一八六五年孟德爾發表植物雜交試驗(Experiment in plant hybridization)揭開了遺傳學序幕,到二○○○年六月廿七日公佈解開人類基因圖譜,我們發現所有生命的發生、成長,以及人類疾病形成的根本原因都源自於基因的調控。而癌症的形成,更是「致癌基因」與「抑癌基因」因遺傳或受到環境中的致癌因子刺激造成基因變異而導致。因此,基因診斷在癌症診斷及治療的應用及其重要性可包括下列幾點:



(一)早期診斷

早期診斷、早期治療仍然是治癒癌症的唯一法則。但目前提供早期診斷的方法仍需依賴侵犯性檢查,如大腸鏡等,往往使人卻步。以大腸直腸癌為例,近十年來分子生物學的研究,已使與大腸直腸癌致癌及轉移有關的基因群及其變異逐漸被闡明。其中正常大腸直腸黏膜細胞內致癌基因K-ras與抑癌基因APC的突變,可造成正常黏膜組織腫瘤化。而另一抑癌基因P53的突變則進一步導致腫瘤癌化,使得腫瘤具有侵犯性與轉移性。


因部份黏膜細胞會隨糞便排出,因此可從糞便中利用分子生物學方法去檢測大腸直腸是否有腫瘤。抑癌基因P53的突變,是人類癌症中,最常發現的基因變化,在肺癌、卵巢癌、乳癌、食道癌、肺癌、淋巴癌、胰臟癌、腸癌、頭頸部癌和膀胱癌均有相當比例可檢測到此基因之變異。因此運用這些分子標記,加上分子診斷高準確度的特性,可提供真正的癌症早期診斷,也提供治癒癌症的最佳機會。



(二)對症下藥


如本文一開始的病例,基因診斷提供一真正對症下藥的依據。以化學治療為例,傳統對於癌症病患是否需接受化學治療,是以臨床分期作為依據,給予同一類的藥物。但往往當病患出現癌症復發或轉移,才發現第一線藥物無效,改給予第二線藥物,以致錯失最佳治療時機或讓病人承受不必要的藥物副作用。如有研究結果顯示,當乳癌組織出現抑癌基因P53的突變時,則第一線化學治療的療效反應較差。


另外對於臨床分期不需接受化學治療的癌症病患,基因診斷的高靈敏度可彌補傳統細胞或組織病理之不足,提供癌症微量轉移至淋巴腺、血液或骨髓的證據,如本文第二例,作為追蹤或進一步治療的依據。已有許多研究報告指出,癌症微量轉移是癌症預後或復發轉移的指標。


限於篇幅,關於基因診斷於癌症診斷及治療的應用及其重要性僅介紹至此。以上提及的癌症基因診斷,本校基因體醫學研究中心均應用最新的儀器提供檢測服務,也歡迎上中心網站http://www.genome-kmu.com.tw。未來隨著生技產業的發展,基因診斷的工具將不斷更新,應用也將更廣泛。基因體醫學研究中心研發的生物診斷晶片即將應用於大腸直腸癌,未來將陸續針對國人好發的癌症研發或引進基因診斷工具,提供臨床醫師及病患最佳診斷及治療的依據。


以上專業資料或新聞來源為: http://www.kmu.edu.tw/~kmcj/data/9201/13.htm,若有涉及侵犯原著者權利或著作權,請立即以留言或email與我聯絡,我會將不適合之文章即時下架,冒犯之處請多見諒,謝謝! 聯絡方式如下: wantan0602@yahoo.com.tw

全站熱搜

Azing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